歡迎您的光臨,今天是:
     登陸賬號: 登陸密碼:
| 加入收藏 |
首 頁 | 企業簡介 | 新聞資訊 | 彩燈製作 | 仿真藝術 | 彩車彩船 | 工藝宮燈 | 彩燈設計作品 | 聯係AG亚游集团 | 訪客留言
 
企業簡介
新聞資訊
產品文化
經典欣賞
浩瀚足跡
訪客留言
聯係AG亚游集团
彩燈製作
仿真藝術
彩車彩船
工藝宮燈
彩燈設計
  您現在的位置:自貢浩瀚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>>> 產品文化 >>> 關於中秋習俗和發展曆史  
   
關於中秋習俗和發展曆史
編輯:自貢浩瀚彩燈 上傳時間:2010-08-06 分享到:
燈 謎 曆 史
  燈謎,是我國民間文學的一種藝術形式;是人民在長期勞動實踐中的智慧和結晶,它源於生活,用於生活;也是人們喜聞樂見的一種智力活動遊戲。它吸引著天南地北各行各業的愛好者,使人在增長知識,啟迪智慧的同時,又獲得美妙的享受。

  我國的燈謎源遠流長,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曆史。春秋戰國時期就出現了“廋詞”和“隱語”,這是燈謎的雛形。到了漢代“隱語”開始分化為兩個方向。一類以描寫特征為主的事物謎;另一類以文字形義為主的文義謎。到了魏代,則稱為“謎語”。隋唐時期隨著詩歌的興盛,詩謎大量出現,並成為主流。從宋代開始,一些文人學士常在元宵之夜,將謎條張貼在各種花燈之上,吸引行人猜射,“燈謎”就是這樣而來的。清中葉以後,謎風大盛,湧現了許多謎師。辛亥革命後,燈謎形成了南宗北派兩種風格,到了舊社會,由於謎家大都是士大夫階層,有些文人自命清高,片麵強調風雅,排斥民間燈謎。解放後,在黨的“百花齊放”的文藝方針指引下,燈謎活動更加蓬勃發展,,謎材謎作日益完善豐富,為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和活躍群眾文化生活作出了巨大的貢獻。目前,在世界各地的華人華僑都有燈謎活動及燈謎學術交流。




吃 月 餅
  閑秦再思《洛中記聞》說,唐僖宗在中秋節日吃月餅,味道極美,他聽到新科進士的曲江設開喜宴,便命禦廚房用紅綾包裹月餅賞賜給新科進士們。這是AG亚游集团能夠看到的最早的關於月餅的記載。到了宋代,月餅有"荷葉"、"金花"、"芙蓉"等等雅稱,其製作方法更加清致。詩人蘇東坡有詩稱讚說,"小餅如嚼月,中有酥與飴",酥是油酥,飴就是糖,其味道甜脆香美可想而知。宋以後,製作月餅不僅講究味道,而且在餅麵上設計了各種各樣與月宮傳說有關的圖案。餅麵上的圖案,起初大概是先畫在紙上然後粘貼在餅麵上,後業幹脆用麵模壓製在月餅之上。滿月形的月餅也跟十五的圓月一樣象征著大團圓,人們把它當作節日食品,用它祭月,用它贈送親友。這無疑是漢民族的一種民族心理的反映。傳說,元朝初年,元蒙統治者懼怕民眾起來反抗,采取每十家派一名兵監視,十家隻許用一把菜刀的高壓政策,人民忍無可忍,便乘八月十五中秋節互贈月餅之機,在月餅裏放一個蠟丸,蠟丸中裹著紙,紙上寫著誓言,餅底還貼一張紙做暗示,以此互相號召反蒙複國。浙江溫州一帶稱這種月餅?quot;三錦",按當地方言的諧音就是"殺緊"。這大概就是今天月餅外常貼上一張紙的由來。


燃 燈
  中秋之夜,天清如水,月明如鏡,可謂良辰之美景,然而對此人們並未滿足,於是便有燃燈以助月色的風俗。在湖廣一帶有用瓦片疊塔於塔上燃燈的節俗。在江南一帶則有製燈船的節俗。在近代中秋燃燈之俗更盛。今人周雲錦、何湘妃《閑情試說時節事》一文說:"廣東張燈最盛,各家於節前十幾天,就用竹條紮燈籠。作果品、鳥獸、魚蟲形及慶賀中秋等字樣,上糊色紙繪各種顏色。中秋夜燈內燃燭用繩係於竹竿上,高樹於瓦簷或露台上,或用小燈砌成字形或種種形狀,掛於家屋高處,俗稱樹中秋或豎中秋。富貴之家所懸之燈,高可數丈,家人聚於燈下歡飲為樂,平常百姓則豎一旗竿,燈籠兩顆,也自取其樂。滿城燈火不啻琉璃世界。"看來從古至今中秋燃燈之俗其規模似乎僅次於元宵燈節。


詩 情 畫 意 說 “ 月 謎 ”
  在中國傳統文化的璀璨天幕上,謎語,從來就是一顆散射著獨特魅力的亮星。千百年來,她同中國文化其他體式的藝術一樣,也與月亮結下了不解的情緣,流傳著無數意趣雋永的涉月之作。

  這些“月謎”就總體而論,可分成兩大類:以月為謎麵者和謎底為月者。或許因為月亮那素華皎潔的美好形象,在人們的腦海間心目中委實太熟稔太深刻了,故而以月為謎底的謎語,其製作固然非易,猜度卻不難中的。譬如:“明天日全食”,打一“月”字;“中秋菊盛開”,打成語“花好月圓”;“蟾宮曲”,打曲牌名《月兒彎》;“冰輪乍湧”,打電影名《海上升明月》;等等。這類“月謎”,有好些的確機巧飛靈,頗堪擊節,但終究由於製作上受到單一謎底的局限,產量遠不似以月為謎麵的作品之繁之富。而後者,創作空間明顯開闊,製謎者的手腳較少束縛,謎語的內涵因之大大擴張,幾乎包羅萬象,作品也更加精彩紛呈,引人入勝。事實上,這後一類謎作應該被視做“月謎”的主流。

  以月為謎麵的謎語,不少采取了詩詞的句式出現,且又以引用人們熟識的唐詩宋詞居多。譬如,以李白的“長安一片月”,打《水滸》人物名“秦明”;以杜甫的“月是故鄉明”,打一農業名詞:“光照”;以賈島之句“僧敲月下門”,打外國地名“關島”;以蘇軾所詠“月有陰晴圓缺”,打經濟學名詞“自負盈虧”;等等,皆屬此類。當然,亦不乏拈引現代詩家名句來創作的。毛澤東1950年10月曾寫過一首著名的詞《浣溪紗·和柳亞子先生》。柳氏原作中有句:“歌聲唱徹月兒圓”,便被引以射一句唐詩:“此曲隻應天上有”,謎麵扣底,工穩而貼切,端的可圈可點。

  許多“月謎”的風格,平易,通俗,煥發出一種質樸的平民氣息。比如:“二月平”,打一“朋”字;“月與星相依,日和月共存”,打一“腥”字;“一對明月毫不殘,落在山下左右站”,打一“崩”字;“掬水月在手”,打成語“掌上明珠”;等等。這些“月謎”“憨”態可掬,令人有一種親切感貼近感。也有些“月謎”,則顯然透露著一股雍容雅致的書卷之氣。像“莫使金樽空對月”,以“掉尾格”打京劇劇目《夜光杯》;“石頭城上月如鉤”,打《聊齋誌異》篇目《金陵乙》;“天涯月正圓”,打葉劍英元帥的詩目《遠望》;“明月照我還”,打晚明文學家“歸有光”;還有清代留下的一則舊謎“辭家見月兩回還”,打《四書》一句“望望然去之”;……。猜射此類“月謎”了,倘設肚裏沒有“墨水三分三”,恐怕便要像“天狗吃月亮,無從下嘴”了。

  有的“月謎”經年傳猜,世人興趣猶濃,不愧為青春長在的“老來俏”。而更多的產生於新時期的作品,又無疑讓人在猜玩之餘,感受了一番鮮亮的時代風采。譬如,“月湧大江流”,打物理學名詞二:“冷光”、“波動”;“二十五弦彈夜月”,打現代文藝形式一:“音樂晚會”;“雲破月來花弄影”,打礦業專用語“露天開采”;“我寄愁心與明月”,打科技名詞“光通訊”;等等。如果說,從每一種文化藝術的圖版上都可以追尋到曆史前行的足印,那末,以上幾則“月謎”不也是一個佐證麽?

  有意思的是,有些“月謎”,同一個謎麵,卻可以分別隱射數個內涵完全相左的謎底,好比掀起一塊同樣的紅蓋頭,能夠見到幾個新娘的不同笑臉。譬如,“舉杯邀明月”,既打曲牌名《朝天曲》,又打外國地名二:“仰光”、“巴爾幹”;複又打成語“唯我獨尊”;再打集郵名詞“上品”;還打拚音字母四:“YOWV”;合計謎底達五個之多,可謂“一謎數射”。而另外的一種現象,也同樣有趣——有些“月謎”的謎麵與謎底,居然可以彼此“角色互換”而依舊確當,實乃“謎中一奇”。譬如:“此曲隻應天上有”,打電影名《月牙兒》;“月子彎彎照九州”,打七言唐詩“此曲隻應天上有”,即為一例。

 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在眾多的現代“月謎”中,有不少出自港、澳、台胞以及海外華僑的巧構。譬如,台灣的“天秋月又滿”,打食品名“桂圓”;“清流映明月”,打生活日常用語“漂亮”;港澳的“殘月斜照影成對”,打一“多”字;泰國華僑的“明月幾時有”,打《詩經》一句:“三五在東”;……。咀嚼玩味這一個個“月謎”,你能說那其中沒寄托著海外赤子們熱盼祖國統一、骨肉團圓的一片殷殷深情?!

  “月謎”的話題,誠如冰鏡玉璧般的月亮,曼妙動人而敘說不盡。有道是:“一輪皓如晝,得意是中秋。”當著那個月朗風清之夜,親友團坐把酒烹茗之際,且無妨來一個邀月話謎,以謎助興。相信多姿多彩的“月謎”定然會使你眼中的月亮,比往常更增添了幾分嫵媚與可愛。


月 亮 中 的 兔 子 與 民 俗
兔子上月宮:

  在人們心目中,兔子是十分親切、和善的小動物。在古老的傳說中,最早登上月宮的,除了嫦娥、吳剛之外,還有兔子。這是古代人民美好的想象。

  嫦娥登上了月宮,據《淮南子》等古書的記載,是因為她偷吃了她丈夫羿從西五母那裏要來的不死藥,就飛進月宮,變成了搗藥的蟾蜍。吳剛登上月宮,據《酉陽雜俎》的記載,是因為西何人吳剛修仙犯了錯誤,才罰他去代月中的桂樹。這桂樹隨砍隨長,永遠也砍不斷。

  至於這兔子的上月宮,最早見於屈原的《天問》“厥利維何,而顧、菟在腹?”。意思是說,顧、菟在月亮的肚子裏,對月亮有什麽好處呢?那兔子又是如何登上月宮的呢?顧就是蟾蜍,菟就是白兔。晉代傅玄的《擬天問》也說:“月中何有,白兔搗藥。”據聞一多先生考證,這“白兔搗藥”是由“蟾蜍搗藥”變來的。

  這月中的顧、菟既由一物變為二物,關於他們如何到月亮中去,民間也就有傳說:吳剛學仙離家三年,炎帝之孫伯陵與其妻阿女緣婦私通,生下三個孩子,吳剛謫月後,其妻內心負疚,於是就叫最小的二個孩子飛奔月亮,陪伴他們名義上的父親。《山海經-海內經》記載:“炎帝之孫伯陵。伯陵通吳權之妻阿女緣婦。緣婦孕三年,是生鼓、延、殳。”月中的顧、兔,就是延、殳變成的。

好玩的“兔兒爺”:

  由於兔子上了月宮,因此古時人們過中秋,祭月時必用“兔兒爺”。

  每當中秋節的黃昏,一輪明月高掛天邊,每家每戶就都在庭院中設一香案,上麵擺了月餅(又稱團圓餅)、水果等供品。此外,還有“月光馬兒”和“兔兒爺”。女人一一向月而拜。祭畢,一家人圍桌而坐,飲團圓酒,吃團圓餅。這就是祭月的古俗。

  在祭月的供品中,“月光馬兒”和“兔兒爺”是什麽東西呢?這是古城北京的產物。

  據《帝京景物略》載:“八月十五日祭月,其祭果餅必需;分瓜必牙錯瓣刻之,如蓮華紙肆市月光紙,繢滿月像,趺坐蓮華者,月光遍照菩薩也。華下月輪掛殿,有兔持杵而人立,搗藥臼中。約小者三寸,大者丈,致工者金碧繽粉。”這裏所說的“月光紙”,就是紙神馬,即“月光馬兒”。《燕京歲時記》說:“京師謂神像為神馬兒,不敢斥言神也”。這月光馬兒,上部繪太陰星君,下部繪月宮桂殿及搗藥的兔兒爺,彩畫貼金,輝煌耀目。

  關於兔兒爺,《燕京歲時記》也有記載:“每屆中秋,市人之巧者,用黃土摶成蟾兔之像以出售,謂之兔兒爺。”舊時北京東四牌樓一帶,常有兔兒爺攤子,專售中秋祭月用的兔兒爺。此外,南紙店,香燭也有出售的。

  這兔兒爺,經過民間藝人的大膽創造,已經人格化了。它是兔首人身,手持玉杵。後來有人仿照戲曲人物,把兔兒爺雕造成金盔金甲的武士,有的騎著獅、象等猛獸,有的騎著孔雀,仙鶴等飛禽。特別是兔兒爺騎虎,雖屬怪事,但卻是民間藝人的大膽創造。還有一種肘關節和下頷能活動的兔兒爺,俗稱“叭噠嘴”,更討人喜歡。它雖為祭月的供品,但實在是孩子們的絕妙玩具。

射木兔和食兔肝:

  俗語說:“千裏不同風,百裏不同俗。”風俗因地而異,因民族而異,我國疆域廣闊,民族眾多,因此,同樣是兔子,卻有完全迥異的習俗。

  在我國一千年前的遼族,前身是契丹族,源於東胡,是遼河上遊的一個遊牧民族。因為契丹人以遊牧為生,對兔子一類小動物既不以為奇,也不作為神物崇拜,隻是一種狩獵對象而已。從這點出發,他們也產生了和兔子有關的娛樂和飲食習俗。這些習俗不僅別有風趣也具有濃鬱的北方特點。

  與江南三月三出郊踏青,舉行歌會不同,北方則以它自己的特點,舉行騎射活動。每年這天,遼族人民要舉行一種射木兔的遊戲,也是比賽箭術的一次例會。比賽者將一木雕的兔子放在選定的地方,參加者分為兩組。騎馬較射,以射中木兔為勝。有趣的是敗組必需給勝組跪進酒漿,表示祝賀和尊敬;而勝者不需下馬,仍然騎在馬上,接過酒盅,一飲而光。(見《燕京雜記》)由於兔子前腳小而短,後腳大而長,奔跑迅捷,出沒無常。因此,隻有高明的射手才能射中。這種象征性的射兔活動,也許是在遊戲中寄托人們對今年狩獵豐收的某種祝願。
每年重陽節,遼族人民還有食兔肝的飲食習俗。該日,遼統治者先率領臣屬部族,舉行射虎活動,規定射中少者要罰重九宴,這大概也是對騎射的鼓勵和考查。射畢,選擇高地,立起帳幕,給蕃漢臣僚飲菊花酒;同時,把兔肝切成片,攔以鹿舌醬食之。兔肉鮮嫩,並富有營養。兔肝更是美味可口。遼族人民當然不會忘記這一美肴的。


中 秋 祭 月 賞 月 的 習 俗
  農曆八月十五日是我國傳統的中秋節,也是我國僅次於春節的第二大傳統節日。八月十五恰在秋季的中間,故謂之中秋節。 我國古曆法把處在秋季中間的八月,稱謂“仲秋”,所以中秋節又叫“仲秋節”。

  中秋之夜,月色皎潔,古人把圓月視為團圓的象征,因此,又稱八月十五為“團圓節”。古往今來,人們常用“月圓、月缺” 來形容“悲歡離合”,客居他鄉的遊子,更是以月來寄托深情。 唐代詩人李白的“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”,杜甫的“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”,宋代王安石的“春風又綠江南岸,明月何時照我還”等詩句,都是千古絕唱。

  中秋節是個古老的節日,祭月賞月是節日的重要習俗。古代帝王有春天祭日,秋天祭月的社製,民家也有中秋祭月之風,到了後來賞月重於祭月,嚴肅的祭祀變成了輕鬆的歡娛。中秋賞月的風俗在唐代極盛,許多詩人的名篇中都有詠月的詩句,宋代、明代、清代宮廷和民間的拜月賞月活動更具規模。我國各地至今遺存著許多“拜月壇”、“拜月亭”、“望月樓”的古跡。

  北京的“月壇”就是明嘉靖年間為皇家祭月修造的。每當中秋月亮升起,於露天設案,將月餅、石榴、棗子等瓜果供於桌案 上,拜月後,全家人圍桌而坐,邊吃邊談,共賞明月。現在,祭月拜月活動已被規模盛大、多彩多姿的群眾賞月遊樂活動所替代。
  雖然祭月的習俗開始年代無法確定,就現有的文字資料來看,漢代枚乘的《七發》中說,“客曰:將以八月之望,與諸侯並往觀潮於廣陵之曲江”,這或許是今天中秋後觀錢塘潮風俗的由來。大約到了魏晉之時,開始有了中秋賞月之舉,但未成習。到了唐代,中秋賞月、玩月頗為盛行。歐陽詹在《長安玩月詩》序中說:“八月於秋,季始孟終,十五於夜,又月之中。稽之大道,則寒暑勻,取之月數,則蟾魄圓。”待到宋時,才正式定為中秋節:“中秋節前,諸店皆賣新酒,貴家結飾台榭,民家爭占酒樓玩月,笙歌遠聞千裏,嬉戲連坐至曉”(《東京夢華錄》)月餅被列為節日佳品,蘇東坡就有“小餅如嚼月,中有酥和飴”的佳句。南宋中秋節活動,則更為豐富多彩:民間以月餅相饋,取團圓之義。是夕,人家有賞月之舉,或攜湖海,沿遊徹曉。蘇堤之上,聯袂踏歌,無異白日。並在江上施放萬盞“小點紅”(小羊皮燈),燦如繁星,十分可觀。明清以來,“賞中秋”的風俗,更加盛行。許多地方還形成燒鬥香、走月亮、放天燈、樹中秋、點塔燈、舞火龍、曳石等特殊習俗。至今,每逢中秋佳節,民間仍盛行賞月、吃月餅和團圓飯以及舞龍、點塔燈等習俗。
 
打印本窗口 】    【 關閉窗口 】    【 返回上一頁